曾经

我喜欢走路,因为路两旁总是有很多的小吃摊,我一边吃着东西,一边含糊不清的唱:

“寂寞一层一层浓得化不开,回忆再次大片大片的开,五指张开,阳光落在指尖,你说,幸福是否降临?……”

我试图抓住,一个叫作“曾经”的东西。

我的床头,始终摆着一本童话书。封面破损了,里面的纸也泛黄了,这本书跟了自己差不多5年了吧,翻来覆去看了无数遍。时时提醒着我5年前的那个女孩,那个认真听我的话,一直往前走的女孩。

人生就是这么奇妙,好像真的有命运之轮在旋转。咔嚓,咔嚓,这个凹进去的小齿和那个凸出来的小齿按着时间的轨迹相遇,咔嚓,两个人就遇到一起了。
那次是班上的自我介绍,你走上台。

——“大家好!我叫李纯洁……”我嘴里含着的一口水就喷了出来,李纯洁,李纯洁,这名字实在太搞笑。这时全班也哄笑起来,我跟大家一起笑。

你在讲台上涨红了脸,但很快又恢复泰然。你走下来,走到我面前,“这位同学,你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么不雅观的举动?你看,大家都在笑你呢!”你那时还搞不清楚状况,你的名字带给我的冲击实在有多大,我絮絮叨叨的说:“纯洁妹妹,纯洁妹妹,妹妹你的名字真纯洁……”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那时班上很安静,全班又再一次哄笑。你死死的瞪着我,回到了自己的座位。

从那以后,你就和我结下了仇。而我在事情过后,也觉得不好意思,可无论怎么解释你还是不理我。曾经

或许上帝也厌烦了我无休止的缠着你道歉。所以它勾了勾小指。

一天晚上放学后,我站在公交站牌那里等车,看到一个人在路边来回走动,低着头好像在寻找什么,我想有可能是捡废品的,我拿着手里的瓶子准备给他,走近一看,原来是你。

我惊讶的说:“李纯洁,你捡废品啊!你一定是家境困难,靠捡废品补贴家用,你真是个吃苦耐劳,坚韧不拔的好孩子!呐!这个瓶子给你,代表我对你的支持与敬意……”我沉浸在8点档的悲情励志剧中。可是你不耐烦的打断了我:“谁要你破瓶子啊!还吃苦耐劳,坚韧不拔?有病吧!”

“那你捡废品干嘛?”

“谁捡废品啊!我在找弄丢的钥匙,我家今天没人,找不到钥匙就得流落街头了!”

“那我帮你找吧?”

你没回答我,自己继续低着头找。过了会儿,你看了看呆立在旁边的我,

“你不是要帮我找吗?还不快点!”

“哦!收到!”

在找了半个多小时后,我叹了口气,“李纯洁,我实在连个钥匙的影子都没看见。天都快黑了,你到我家睡一晚吧?”

你听了我的话,又沉默了一会,跟着我回了家。

从那天起,我们俩的关系突飞猛进,一下成了死党。放学后,我又准备搭公车,你跑过来抓住我的手,表情严肃的对我说:“赚钱不容易啊!你天天搭车要花多少钱啊!后正我们顺路,和我一起走路回家吧!还锻炼身体了呢!”

听了你的话,我深受感动,毅然决定和你走路回家。之后才发现这是个多么错误的决定。

我总是走着走着就不见了你的人影,再回过头去找你,发现你在路边的小吃摊,一边吃着,还一边和老板热烈的交流着怎样烤出来的东西好吃。看你吃得津津有味,仿佛人间美味,勾起了我的馋虫,我毫不犹豫的加入吃的行列。

路边有十几个小吃摊,而你每次看到就挪不动步子,所以回家的路上你就把它们吃了个遍。而你的吃相又不停的挑逗我肚子里的馋虫,所以我也跟着你吃了个遍。

这样几天下来,我们就陷入了财务危机,也就是说,这次的节约革命,我以付出近百倍的银子代价宣告失败。

不久后,你又冲到我课桌前,紧紧的握着我的手,我的手快被你挤变形了,我甩开你的手。你也没生气,“我要向你宣布一个伟大的消息!”这样的情景不得不使我想起了上次的“节约革命”,又是类似“两国领导会晤”的动作和言语。我心有余悸,问:“伟大的消息?你又想出什么新招了?”

你不爽的看了我一眼,似乎不满于我对即将听到的“伟大消息”是这样的反应。“我们俩写歌吧!我作曲,你写词!”

“写歌?!”这下吓到我了。“嗯!”你得意于我的反应。“哦。好吧……”我还是糊里糊涂的点了头。

我们日盼夜盼,终于盼到了双休日,我到了你家,我们对坐着沉默,神情庄严肃穆,想着从今天开始,我们就要成为牛逼闪闪的音乐家了。

“嗯!你写词吧!”我率先开口。

“我写?不是应该先谱曲吗?”

“谱什么曲,天才是不需要谱曲的!”你不耐烦的摆摆手。

我突然明白了什么,“你不会……不认识五线谱吧?”

“呃…你好烦呐!你写我唱就行了!要什么五线谱,小蝌蚪似的,难认!”

“哦。”我又再一次被你洗脑。

写歌这么一件神圣而复杂的事于是就被简化成了这样:歌词、录音笔、一个不认识五线谱的“唱词”歌手。

“寂寞一层一层浓得化不开,回忆再次大片大片的开,五指张开,阳光落在指尖,你说,幸福是否降临?……”

我这下才真的惊呆了,你是真的有天赋。我没想到神经兮兮的你会唱得这么好。你的声音低低柔柔,空灵而澄澈。你唱得那么安静,我一度以为你会唱成摇滚。你闭着眼睛,睫毛长长弯弯的,电扇吹起你额前的刘海。

“李纯洁,你长得真漂亮。”你依然闭着眼睛,安然的微笑着,笑得很纯…美。

“李纯洁,你唱得真好。”

“哦哈哈……小爷我就是一天才!”你陡然睁开眼,又恢复了癫狂本色。

你说完又沉默了,你躺在床上。悠悠然的说:“喂,你是我出生到现在唯一能忍我脾气的人,连我妈都说我是一魔鬼。”

“对了,提到你妈妈,我怎么从来都没见你爸妈啊?”我有些奇怪。

“哦,他们离婚了,都有了各自的新家庭,我自然也就成了负累,我是他们那段不愉快的婚姻的产物,所以都不想要我。”你说得云淡风轻,可是让人听了那么难过。我沉默。

“喂,你怎么不说话了?”

“……”

“别那么矫情,我没事,我和我爷爷过的,挺好的。”你安慰我。

李纯洁,你说得眼眶都红了,你说得眼睛亮晶晶的,你还在安慰我。

“李纯洁,吃糖。”我剥开糖纸,把糖果塞进你嘴里。

我突然想起在书上看到一句话,“在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,以为一颗糖果就能香甜整个世界。”李纯洁,现在你的世界一定甜蜜得无可复加,因为你在我心中最最干净纯洁的孩子。就算全世界都认为你不好。

在我知道你的秘密后,我们的心贴得更近更紧。我们招摇的穿过校道,嘻嘻哈哈抽风的笑,我们招摇的立下志愿:好好学习,努力赚钱,然后把地球买下来,把那些坏人赶出地球,让人们幸福快乐的生活。我们的青春,张扬而又灿烂。

上帝在天上看到了我们,心想,这两个女娃太嚣张。所以他咳嗽了几声。

那天我又到你家去蹭饭,因为你有一个厨师爷爷。你爷爷总是笑呵呵看着我们俩闹腾,然后哼着“解放区的天是睛朗的天……”去厨房为我们做饭。可是那天我们又听到厨房里一声闷响,再跑过去,你爷爷倒在地上。一向理智的你呆愣在那里,我也很慌乱,电话就放在茶几上,我却到处乱转的找。

你家的亲戚朋友围成了一个圆,把面无表情的你圈在中间安慰你。

“纯洁,人总是有一死的,别难过啊!”

“纯洁,节衰顺便,别影响学习!”

“纯洁,爷爷去世了,你是跟爸爸住还是跟妈妈?”

我站在医院走廊的角落里,远远的看着你,当人们都散去了之后,我听见他们讨论。

“这丫头真没良心,一滴泪都没掉。”

“谁知道呢!从小父母离异,性格孤僻,只怕心变石头了吧!”

我真想冲上去和他们理论,推开他们,像推开这些晦涩一样。李纯洁,你不是说我是唯一能忍你脾气的人吗?因为我们就是这个世界上彼此的另一个自己。我怎么会不懂你呢。人至悲则无泪,我知道你一定很难过很难过,那些故作悲痛,轻描淡写安慰几句的人怎么能知道你的难过?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死亡,像心被扎了好多好多小洞,黑暗与绝望就通过小洞涌进了心,心受不了负荷,一点一点的沉下去。你的爷爷,那个可爱的老人怎么会突发脑溢血呢?

第二天,你没来上课。

第三天,你染黄了头发。

第四天,你抽上了烟。我一直冷眼看着,我在等待。

第五天,你把我带到学校的天台上,我们俩望着楼下行色匆匆的同学们。你点燃了一支烟,“我们去爷爷的坟那看看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我看着墓碑上你爷爷的照片,很严肃。怎么是这样的呢?他应该是慈眉善目,乐呵呵笑着的。你靠在碑上,眼神茫然,眼泪大颗的滚落,你转身抱着碑,像抱着你爷爷,你哭声压抑而又沙哑,多日来积聚的悲伤终于爆发。我等到了。

我们靠在碑的两侧。

你说你爷爷最讨厌小孩子逃课、染发、抽烟,他说如果你不学好,他就把你踢出家门。

所以你做这些事,等着他回来踹你。

你说这几天你天天看着一幅面,一女子跪在石刻的十字架前,双手合握成拳状,很虔诚的在跪拜祈祷,那时阳光透过树的枝叶洒在十字架上,光明与黑暗有了一条鲜明的分界线,光没有照到那女子。

你说你突然就明白跪拜祈祷是没用的,再虔诚也没用,神照样不眷顾你,连一点阳光都吝惜。

你说你一直夹在梦想与现实间进退两难,两方面都在施压,把你挤得喘不过气,就快要窒息的感觉。

你说不能放弃梦想,又得顾及现实,你好累,一累就弄丢了自己。一直都是你爷爷作你的支柱,他鼓励你、支持你,可是现在他走了,你的梦想也开始摇摇晃晃。

你说你爸爸妈妈来找你,要你跟他们一起生活,可是你拒绝了,你宁愿跟你爷爷一起去,也不愿和他们在一起。

我突然莫名的恐慌和空虚。不能这样的,一定不能的,你还是个孩子,没有爸爸妈妈在身边,过早的接触社会,你本来就摇摇晃晃的梦想世界一定轰然倒塌。我一下直起身子,说:“李纯洁!你走吧!这里没什么值得你留念的。人生总得瞻仰些什么,人生是美好的,就要以这么完全幸福的姿态去瞻仰幸福,就这么一步一步朝阳光走,绝不回头,绝不。”

你抬头盯着我,我努力使我的眼神坚定。一阵难忍的沉默。

“好。”

那天我去火车站,你递给我一本童话。我看着你,笑了笑。“你真不能不乖,不可以不学好,不然你爷爷真的不回来踹你的。实现你的梦想吧。还有我们俩的梦想,我们还要买下地球呢!”
你笑了。上了火车。我看着火车缓缓启动,直到驶出我的视线。我翻开书,一行字映入眼帘,是我熟悉的字体。眼睛有些刺痛,我蹲下来揉了揉眼睛。

——“醉笑陪君三万场,不许离伤。”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举报邮箱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