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lf tyle

About  文字

在我的世界里,文字要分为两种。一种为了应对考试,那就是循规蹈矩,带点儿“八股取士”的感觉。另一种,写给自己,抒发自己的感情,天马行空,不拘一格。这是必然的。我绝不会在高考作文中写些只自己喜欢让别人费解的东西,更不会写些只为发泄心中不满、让看卷人觉得我是个反动派、将来势必危害社会主义大业的言论,因为我没有“嘿,怎么着,我将来就当个城市清洁者”的大气豪壮,我只是个拼凑文字的征者,征者,即征行在题漠书海,去到“高考”取得“大学通知书”的苦行僧。

有的人问我,为什么我在浅草上发表的,都貌似带些伤感。我不否认,也不在意。文字这东西,就像音符,拼起来,可以悲得掉眼泪,也能激情得手舞足蹈。关键是想要表达什么。我不可能在回忆伤痛的时候划出些搞笑的章句,就像你被人揍哭了,不可能同时带着灿烂的笑脸。就算可以也只能是一场让人鄙夷的闹剧。也没有刻意营造所谓的“颓废”,就个人而言,是非常反感这个词的。被指责卖弄我接受,落入俗套亦可。因为这是我自己的style。Self  tyle

About  音乐

Mp3里总有一些歌永远保留着。有些删掉了又下,下了又删,反反复复。也有些发誓永远不会再下。对于音乐,我不挑剔,也不苛求——让我感动,回忆或快乐即可。音乐占据了我的生活的很大一部分。

一首歌,回忆一个场景。一段旋律,想起一个故事。或者,所有的曲调都变成某个人的身影,很久挥散不去。在有背景音乐的日子里,阳光清澈得晶莹,微风温柔得妩媚,天空湛蓝得深邃,眼前的一切都感动得难忘。所以我喜欢戴着耳机,喜欢高兴时听high一点的节奏,喜欢安静时听从琴键流淌而去的钢琴曲,虽然很多人告诉我,对听力有损害,但,我从不在乎。

常常面临取舍的问题。每一次都会头痛。因为我的mp3内存太小。初中的时候爱上了jay的歌,总觉得他的调调哼着我的情绪,现在只保留了他的一首歌——《爱情悬崖》。但是总是习惯在第一时间里听听他的新专辑。有人批评他的歌越来越让人失望。没有了以前那种青春的感觉。但是人不会总活在一个阶段,他成熟了,写的歌也越来越成熟。高一喜欢上了梁静茹,她是用心在唱歌,她的歌声会让我安静,她总是可以把歌词用她的声音诠释得完美,那是以“真诚”作为灵魂的华丽演绎。在听完她的所有的歌后,彻头彻尾地爱得歇斯底里。现在是,将来亦是。我的坚持不容许背叛。

About  友情

在我的生命里朋友位置的是不可或缺和无法取代的,当然这里的朋友不指见了面不带表情的打声招呼的人。这些人仅仅“熟人”,有个定义下得有趣:熟人,就是熟到可以向别人借钱,还没到熟到可以借他钱的人。我想这是个吝啬鬼的想法,至少我绝对不是这样。但“熟人”和“朋友”都是完全不同的。

“真正的朋友,是放在心里的。”这是李兰告诉我的。她是个很容易猜透我的,朋友。曾经给我超越友情的错觉。她会在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忘记我的生日的时候,留言:生日快乐!这个时候,我的心里总是满溢着温暖的感动。有时候,我觉得承受不起她对这份友情的默默守护,因为我总像个不懂事的kid。

曾经写给猫“绚烂地拥有不会长久,平凡的坚守才能永恒。”兄弟,会在你心情低谷的时候,陪你在游戏厅里面疯狂一下午;兄弟,会在他去衡山旅行时,不忘记为你拜拜神,求个平安符;兄弟,会在一个阳光下午,和你坐在草地上,听你的故事,讲他的悲喜;兄弟,会在晚自习和你聊得热火朝天时,突然提醒道该搞学习了,会主动要求不再和你同桌,只为不影响你的学习。兄弟,谢了!

我的友情,次于生命,高于爱情。

About  高考

以前偶然看到几篇抨击中国教育制度的文章,便心中引发无限共鸣,随即甩下笔。特别是后来看到韩寒的一些文字,更是准备加入反对激进者的队伍。最终发现,在大势所趋的洪流中,在毫无自救设备和能力的我跳下甲板,企图联合少数人来逆转流向,其结果无非是淹死。而且是无葬身之地那样的悲惨。因为,我没有资本——我没有像韩寒一样抵制高考后依然活得潇洒的天赋,也没有富家子弟放弃高考后同样挥金如土的背景——所以我只能,重新捡起那支被我甩下的笔,再捡起经过“减负(即加正)”后的书包,向着“高考”匍匐。

高考不是终极目标,是一个让人不知悲喜的结果——分高则喜,分低就悲。我的“高考观”是,“高考”不是成就人生的唯一途径,但却是特别是在中国最重要的途径。不要拿“比尔·盖茨”来说教,说什么放弃大学之类的,你得承认你不是他,他是绝无仅有的一个人。所以还是专心应付高考吧。

我有自己的方法学习,既不羡慕他人之长,也不损别人之短。学习,只是一个过程,不只是积累知识,更是磨励心志;而高考,只是个形式,不只是在择优弃劣,更是肯定付出。虽然制度有它的缺隐,同时存在它的优越性。如果不能改变结局,那就完善过程。毕竟,我们的终极目标是要对得起自己的人生。努力无悔,用力争取之后的结果就让它顺其自然吧。

高三,加油!

About 爱情

“流浪几张双人床,换过几次新娘,才让戒指义无反顾的交换。”

我没有爱情。在进高中的时候,我想过,如果遇到让我心动的女孩,我可以为了她放弃自己的学业。现在看来,这是个多么荒唐和幼稚的想法。我的确做了,但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成绩猛坠后,我才明白。虽然我从来没有后悔过。

现在的心动,只能叫“喜欢”。在我的意识中“喜欢”的分量很重很重,与“好感”有着本质的区别。在你有能力来承担“喜欢”带来的一切代价时,包括金钱,伤痛……这份感情则可以成为“爱情”。这是个人观点。这种单位的“喜欢”应该是世间最明媚和干净的感情。

这个世界,没有谁是谁的专属,因为没有人会像你的狗,打骂也不离弃,不高兴的时候踹两脚,在痛叫几声后又摇着尾巴在你身边转。爱情需要两个人的共同努力。如果,只是一个人在用尽全力,而她(他)明知道你很辛苦却依然无动地衷,那她(他)就不值得你的付出。就算撑到最后,过程不会快乐,结局也只能是痛苦。所以千万不要轻易许诺:永远,这是沉重得让人透不过气的承诺。特别是对现在的我们,它脆弱得在现实面前显得不堪一击。虽然我曾经被《我的青春谁做主》中小样和方宇的爱情感动得一塌糊涂,可毕竟那是个高于现实的艺术作品。

So I will never say forever, but Ill try my best for the next day。

注:本人对此《self-style》拥有绝对的解释权。再次重申,以上仅个人意见,当然,风格随时变更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举报邮箱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