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梅竹酒

今天是高青青大婚的日子。她是南城茶商高家的长女,她的未来夫君则是高家世交苏家的长子苏庄。

苏宅同高宅挨得很近,只一个是茶商,一个是做绸缎生意。因着这邻居的关系,两家的姑娘小子都是一起长大的,是地地道道的青梅竹马。

苏庄是一群孩子里年纪最长的,还是个温和稳重的性子,自幼时起便十分关照各个弟弟妹妹。高青青是家里的长女,家里人都让她爱护弟妹,只有和苏庄待一起时,才能享受到被关爱的滋味。也因此,在情窦初开的年纪,高青青便喜欢上了苏庄。

苏家和高家对这桩亲事都乐见其成,苏庄自己也说好感高青青,于是,在高青青及笄后的不久,也就是今日,她就能顺理成章的嫁讲苏家,成为苏高氏了。

两家都算是大户人家了,也很重视这份亲事,苏家人上门前绕着正大街走了好大一圈,撒了许多铜板与酥糖,恨不得让整个南城的人都知道苏家同高家的喜事。整场亲事办得轰轰烈烈,来参加婚宴的宾客都是挑尽了好话说,两家人都快应付不过来了。

但前头的这些应酬都与高青青无关,她与苏庄在一片笑声中热热闹闹地拜了堂后,便先入了洞房,这里可是安静极了。估摸着还要再坐上好些时候,高青青也不觉得难受,她现在倒是有点兴奋过头,只要一想到她已经是苏庄的妻子了,那些累同疲倦就一下子被抛开了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高青青只听见“吱呀——”一声,房门被推开了。她抬头看去,哪怕披着盖头看不见,她也知道是苏庄进来了。

她觉得自己应该矜持点,因此没先开口。

又是一阵细微的声响后,高青青只觉得身旁一沉,然后眼前一亮一一苏庄揭开了她的盖头。

苏庄的长相很温和,和他本人一样,高青青最喜欢的也是苏庄这份温柔。

苏庄一向喜欢穿些淡雅的颜色,但今日一身大红喜服,也和他配极了。高青青看着苏庄,不由笑出来了。

“笑什么?”看着高青青冲他傻笑,苏庄的眼里布满宠溺。

“笑庄哥,你今日好看。”高青青回道。

苏庄听之一笑:“日后有的是机会,娘子慢慢看。”

一声“娘子”,让高青青红了脸。

于是两人又饮了合卺酒,苏庄哄着人喊了几声“夫君”,便是要躺下歇息了。

再之后,芙蓉帐暖,春宵一度,她高青青便是苏庄的妻子了。

高青青的婚后生活过得很不错,苏庄对她很好自是不必说,公婆都是自她小时候就极疼她的,婆媳矛盾几乎没有。那些个弟弟妹妹也都与她相熟,对她这个长嫂十分尊敬。唯有苏庄嫡亲的三妹妹——苏含烟,自幼时起便与她有些不对付,现如今高青青虽是成了她的长嫂,她也时不时会呛两句。

但是高青青不与她计较,每次都是一笑过之。

日子过得很平淡。成婚第二年,高青青便怀孕了,生下了一个儿子,两家人都很高兴。苏庄给孩子起名苏云天。

小云天一岁时,苏含烟出嫁了,夫家也是城内有名的富商。但以后都没有人跟高青青拌嘴了,高青青一时间还适应不过来。

小云天三岁这年,苏家出事了。

苏家的一批很重要的布料出了大问题,钱财也周转不过来,苏庄已经接手苏家大部分产业了,整日忙得晕头转向,休息的时间都很少。

高青青看在眼里疼在心里,但是她也帮不了苏庄什么,高家那已经给了苏家好多援助,她也不能再开口向高家要钱。

高青青便只能管好内宅,好好带着小云天,不时安慰自己的婆婆。

原以为事情很快就会解决,但事实却刚好相反。苏家的日子开始拮据起来,苏庄更是早出晚归,肉眼可见的疲惫了起来。

“夫君,先歇下吧。”这日亥时,高青青看着书房依旧一片通明,担忧极了。青梅竹酒

她端着碗燕窝,放到了苏庄桌边。

“青青,你先去休息吧,我今夜就在书房歇下了。”苏庄揉了揉眉心,朝高青青道。

“可是,夫君你已经连着几天都没好好休息过了,再这样下去,身体也吃不消啊。”高青青把燕窝端起来,“这是我让厨房备好的燕窝,你先喝了。”

苏庄头疼欲裂,还有许多事务没有完成,便想抬头回绝了高青青。没成想,一个不注意,竟是直接把燕窝打翻在了地上。

“青青!”苏庄看见高青青被吓了一跳,“对不住,你有被伤到吗?”

高青青确实有些惊到,但她知道苏庄是无意的,只是摇了摇头,蹲下身来捡起碎片。

“放着吧,待会让下人来弄就好了。”苏庄用手扶了一把高青青,“青青你先回去吧,真的,我会处理好所有事的。”

高青青只好作罢,朝苏庄笑笑,回屋去了。

苏庄一个人坐在书房里,久久不动。忽然,他把笔一甩,无力地叹着气,可过了一会儿,他又重新拾起笔来,不停的写着。

而高青青,回到屋子后,她让贴身丫鬟拿来膏药,粗粗涂了下刚才被烫到的手背,便一个人歇下了。

苏家的处境越来越艰难了,到了高家都爱莫能助的地步。苏庄有时更是一连几天见不到人,一回来便是一身的酒气,有时是应酬喝的,有时是自己买醉。

苏庄的压力很大,他不想让苏家的产业败在他身上,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去挽救。昔日的那些好友,大部分都对他避之不及,他每日混在酒桌上,还要对别人低声下气。可是他的父母已经为他操了许多心了,他还有弟妹尚未娶妻、出嫁,他的儿子也才刚启蒙......一切的一切都压得他喘不过气,他还必须要继续走下去。

又一笔生意谈砸了。

苏庄今晚喝了很多酒,他一个人醉醺醺地从酒楼回家。以往的他都是搭着马车回家的,但现在,为了节省那么几个钱,他只能走回去。

他跌跌撞撞回到了院子里。

高青青正在哄小云天,不知说了什么,母子俩笑得格外开心。

苏庄这时已是意识有些不清了,他看着高青青的笑容,不知为何,竟感觉到了一丝不公与愤怒。

“你为什么在笑啊?”苏庄走到了高青青身后,问道。

高青青听见苏庄的声音,带着笑回过头来,却见苏庄一脸醉容,那笑意都换成了担忧。

“夫君,你这是饮了多少酒?我去给你拿醒酒汤来。”说罢就起身离开。

“父亲,您回来了!”小云天见到苏庄,开心地拍起了手。

而此时此刻的苏庄,听到小云天拍掌的声音,只觉得烦躁。

自己在外面累死累活,为什么他可以笑得那么快乐自在?

苏庄已经分不清现实,也认不出小云天是他的儿子了。他只觉得好吵、好烦躁、好想发泄。

小云天挪到了苏庄身边,拽住了苏庄的衣袖,一边摇一边嘿嘿笑。

苏庄好像终于到达了一个临界点,他猛地一甩手,竟是挣开了小云天。

“太吵了!”

小云天被吓住了,愣了一下,随即大哭起来。

端着醒酒汤回来的高青青听见小云天的哭声,连忙加快脚步。

“怎么了,云天!”高青青把醒酒汤放在桌上,跑去抱起了小云天。

“夫君,云天怎么哭了呀?”高青青一边哄着小云天,一边朝苏庄问了一句。

这时的苏庄是纠结无比的,他一边不断告诉自己,这是自己的妻子和孩子!另一边则不停有一个声音在重复着,他们好烦,你看看,你的妻子现在是在质问你,他们都不懂你在外面的辛苦!

“夫君?夫君,你怎么了夫君?”

苏庄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他用手撑在桌上,勉强稳住身形。

好烦好烦好烦!好吵好吵好吵!

“夫君......”

“够了!”苏庄爆发了。

他手一挥,把醒酒汤扫在了地上,碗勺破碎发出清脆的响声,但苏庄的心里却产生了一种隐秘的快乐。

高青青被吓住不动了,她不知道自己的夫君这是怎么了,就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。小云天此刻更是被吓得不敢说话,只紧紧缩在母亲的怀里。

“夫君,你怎么了?””高青青的声音中透出了迷茫与无助?

“我怎么了?”苏庄此时已是红了眼,他直直盯着高青青,忽然猛地上前一步,两手紧紧抓住高青青的双臂。

“你问我怎么了?你不知道我怎么了吗?为什么我在外面低声下气,做尽了我不想做的事,你们却可以在这里笑得那么开心?啊?你告诉我啊!”苏庄今晚彻底疯了。

高青青害怕极了,她的声音都在颤抖:“夫君你别这样,我害怕......”

小云天也跟着弱弱地说着:“爹爹,害怕!”

苏庄越来越混乱,他突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。他看着高青青的眼睛,双眼无神,一动不动。

高青青以为苏庄平静下来了,便开始安慰他。

“夫君我知道,我知道家里现在很艰难,但是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只要我们......啊!”

苏庄突然打了高青青。

那个曾经高青青最喜欢的温和的邻家哥哥,那个一直对高青青体贴关怀的好夫君一一苏庄一一打了高青青。

小云天大哭了起来。

苏庄却觉得这一切都很美好。他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藏一般,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“我让你笑!你凭什么笑!啊?说话啊!”

苏庄扯住了高青青的头发。

苏庄踹了高青青。

苏庄......

醉酒后的苏庄,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。

第二天,苏庄醒来,却发现卧室内一片狼藉。他的妻子正缩在床的一角,怀里紧紧的抱着儿子,头发凌乱,露出的皮肤布满了青紫。

苏庄回忆起昨晚的事情,他不敢相信那个疯子竟然是他自己。

他连忙跑向高青青,想伸手去握住高青青的手,但高青青却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惊吓般,抱着儿子躲开了他。

“青青,对不起。”苏庄的嗓音变得很温柔,和昨晚的疯狂完全不同,也让高青青从昨晚的噩梦中醒来,抬头看向苏庄。

“夫......君?”高青青的嗓子已经在昨晚喊哑了。

苏庄更加后悔了,他轻轻的把手搭在高青青手上,尽量放缓声音说道:“青青,对不起。昨晚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我无法控制我自己。对不起青青,我对你和云天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。对不起。”

“夫君,是你吗?”高青青终于缓过神来,握着苏庄的手,眼泪止不住的流。

她怀中的小云天也醒过来了,看着苏庄,又大哭起来。

苏庄看着也难受极了,他再一次跟小云天道歉,然后环抱住妻儿,一遍遍承诺着不会再这样了。

高青青相信了苏庄,因为她不敢也不能接受,自己的夫君会变成那样一个可怕的人。

但是,事实往往与意愿相反。

苏庄的承诺并没有生效,反而变本加厉了。

喝醉了酒的苏庄对高青青拳打脚踢,次数越来越频繁,甚至连公婆那里都知道了。苏老爷把苏庄叫去狠狠地骂了一顿,但并没有用。醒着的苏庄和醉酒的苏庄就像是两个人,并且,高青青能感觉得到,那个醉酒的苏庄正在一步步侵蚀着醒着的苏庄。

苏庄的面容越来越阴沉了,也不再常笑了,苏家也是越来越拮据了。

高青青把小云天交给了苏母带,她自己每天睡到偏房去,终究是夫妻,再怎么样她也不能跑出院子住。

而且苏庄也不让她跑去外面,就算是迈出院子一步,要是被他知晓了,他都要问上半天。

高青青每日就缩在小小的屋子里,屋子位置不好,照不到什么太阳,她也不开窗,整个屋子昏暗而闭塞,就和高青青这个人一样。

高青青开始麻痹自己,告诉自己苏庄其实也挺好的,不亏待她什么,出了门还会给她带她爱吃的点心,担心自己出意外,所以时时刻刻都要问自己的行踪,他连纳妾都不纳,只有她一人......

苏庄很爱高青青。

高青青离不开苏庄。

高青青也变了,她也开始变得不怎么说话。去请安时,婆婆问她苏庄有没有再打她,其实是有的,但是她只是摇摇头。

她会露出笑容,然后说:“庄哥待儿媳极好的。”

有一回过节,苏含烟带着丈夫回苏家来。她丈夫是个性格软和的人,说不上多有成就,但是对苏含烟倒是极好的,大事小事都要听她的。也因此,苏含烟整个人红光满面,像是浸在了蜜罐子里一般。

反倒是高青青,她那时已经是瘦脱相了,脸上是厚厚的粉都盖不住的疲倦。

苏含烟这次没有挤兑高青青,反倒是在那堆妯娌闲谈时,找了个理由单独把高青青拉到了一边。

“你瞧瞧你现在过得是什么日子?”苏含烟皱着眉头道。

高青青就像是没听出来苏含烟的话一般,说:“含烟,你说什么呢?我这不是过得挺好的吗?”

“过得好?你是说你现在这副鬼样子叫过得好?”苏含烟嗤笑一声,让高青青尴尬极了,“我也是好心奉劝你,我大哥虽然是我大哥,但是他做得这些事情,连我都是不耻的。这天底下哪有这么打女人的道理?”

“......没......庄哥没打我了,他对我很好的。”

苏含烟恨铁不成钢,她拉过高青青的手,把那衣袖微微向上推了点,一片青紫扎人眼。

“饭桌上夹个菜都颤颤巍巍的,你管这叫对你好?你可醒醒吧。”苏含烟松开高青青的手道,“我告诉你,你越这样,他就越是变本加厉,今天是打你,明天就是打云天了,后天说不定连那些个庶出的弟妹都敢直接动手。”

“我也不是心疼你,但是你要是想过好点,不如和离算了。”

本来如同傀儡般的高青青,听到“和离”这两个字,猛地抬起头来,盯着苏含烟。

“你同我说和离......”高青青小声道。

“是啊,和离!你难道还要被一直打下去吗?”苏含烟恨铁不成钢,“你以前同我拌嘴时处处受着,你现在这样了还要受着吗?真是捏鼻子吃葱——忍气吞声。”

“你不为你自己想,你也要给云天想想,只有你自己好了,你才有力气让云天好。”

高青青沉默。

苏含烟气得一甩袖,撂下一句:“算了,不管你了”,竟是被生生气走了。

高青青留在原地,停了好一会,最终握了握拳,才离开。

高青青不是没有动过和离的心思,可苏庄每次都同她道歉时,都是那么好,让她觉得未来还有希望。况且,真是和离,她父母怕是也不会同意,如今这世道,哪有那么容易就能和离的。

她只能在一次又一次的反复循环中麻痹自己,期待这糟糕透顶的生活能有些许改变。最终她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。

但苏含烟给高青青带来改变了,她没想到,会有人跟她说“你同苏庄和离吧”这样的话,而这人还是以前处处与她作对的苏庄的嫡亲妹妹。

自那日后,高青青又开始有点变回原来的样子了,她开始思考着和离一事,但她还是害怕,因此迟迟不敢提出来。

但是,苏含烟一语成谶,苏庄真的对小云天动手了。

小云天落水了——被苏庄打下水的。

小云天在府内池塘边玩耍时,遇到了喝醉酒的苏庄,苏庄当时心情极差,看着小云天笑的样子便是气不打一处来,上去就打了他一巴掌,小云天身边的两个侍女都拦不住,被苏庄一起打了。

小云天没站稳,一下落进了水里,苏庄跟没看见一样,醉醺醺的走了。两个侍女也不管身上的伤,一边喊人一边救小云天。

但等小云天被救上来,已是昏迷过去了。

高青青听到这个消息,当场就吓得腿软着倒下去。

苏庄醉着酒回来时,却跟个没事人一样。高青青一时间让伤心、心痛、愤怒一起缠绕心头,竟是生出勇气同苏庄对峙。

两人大吵一架,苏庄开始动手,高青青也第一次没有忍着,而是还了手,只要一想到自己躺在床上还没有醒来的儿子,她就咽不下这口气。

“苏庄!你等着!”高青青大喊道,“我要同你和离!”

苏庄没当一回事,他压根不觉得高青青这个从小便喜欢他仰慕他的温顺妻子,会彻底反抗他。

但是高青青是下了决心的,她这次彻彻底底醒悟了。再这样下去,她也好,小云天也好,迟早会被苏庄折磨出事情来。

高青青趁苏庄外出,回了娘家。

她跟她的父母说,她想和离。

出乎意料的,高母一下就答应了,她看见女儿脸上的青紫,眼泪就直接落下来了,哪还管什么别的。高父倒是犹豫了一下,毕竟和离对女子的名声损害太大,他怕高青青后悔。

但是,比起生命危险来,外面的风言风语算得了什么。

高青青的二弟站出来支持高青青和离,他不想再看见长姐一身伤痕、如此无助的模样了。

“父亲母亲,阿姐和离了,即便名声受损,但是我们高家怕吗?与其让阿姐生活在那样的炼狱中,还不如和离好!就算你们不能接受,我也可以供养阿姐!”

高父最后同意了。

高青青又把这事同公婆说了。

公婆答应的很爽快。

高青青是苏家看着长大的,而且这件事怎么说都是苏庄的不对,他们不忍心看着高青青深陷水火之中。

和离,是最好的办法了。

“但是云天,还是要留在苏家。”

高青青僵了一下,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
她不可能把云天带走。

“但是儿媳求求您们,希望能让云天跟着爷爷奶奶长大,千万不要让云天同那......同他父亲接触。”这是她能为云天争取到的最好的了。

苏母应下了。他们自然是舍不得孙子的。

和离的时候,苏高两家的人齐聚一堂,苏含烟也回来了,她还冲高青青笑了下。

两家人心里都是有数的,除了苏庄。

苏庄十分激动,他已经彻彻底底的变了一个人了。

“你这就想走?不可能!我不会答应和离的。”

在众目睽睽下,他甚至还想再打高青青,但是被苏老爷和苏二弟拦住了。

“答不答应,还由不得你!”苏父怒骂。

高青青被高家人很好地护在了身后,高母此时此刻真正见识到了女儿的处境,泪水又止不住地留下来,高父和高二弟也是一脸铁青。

苏母给高家赔礼道歉,高家人的脸色才好了一些。

和离闹闹腾腾地结束。

从这一天开始,高青青与苏庄再无瓜葛。

她回到了高家,因为两家离得近,她每隔一日都要去看望儿子。

高青青最对不起的就是小云天,但是看着他被爷爷奶奶照顾的很好,她也就放心了。

确实,苏家对小云天是极好的。小云天被苏母时时刻刻带在身边,苏父就差勒令苏庄滚出苏家了,平日里是绝不允许苏庄同云天见面的,再加上高青青时不时就过来看云天,倒是真防住了苏庄。

再后来,长大的云天并没有选择继承家业,而是考取功名,最后还进了京为官。

或许是因着小时候的关系,云天从不饮酒,在同僚中都出了名。而且云天对苏庄也极为冷淡,只一心孝敬着母亲同苏家高家四老。

后来云天娶了老师的女儿,夫妻俩琴瑟和鸣,他虽不是多温柔一人,但是对妻子儿女都是极好的。

而自高青青回到高家后,高家对苏家的帮助便减少了许多,终究还是因为苏庄产生了隔阂。哪怕还是会时不时送东西给苏家,也都是看在外孙的份上。

虽然苏家最后还是没有彻底败落,但也远不及从前了。

苏庄在那之后找上高家门好几次,希望能和高青青重结连理,因为整个南城都知道苏庄是个喝醉了酒就会打老婆的烂人,没有人家愿意把女儿送进苏家受罪。但是苏庄每次上门都被高二弟打回去了。

高青青后来开始帮着父亲和弟弟打理生意,渐渐的,高大小姐的名气也传了出去,倒是有几家人又来上门求娶,但都被高青青拒绝了。

她觉得现在的生活挺好的。

她的儿子乖巧懂事健康成长,她的父母兄弟待她极好,她自己每天也很充实,还有了大笔的积蓄。

她要把现在的生活过下去。

“高祖母!”高青青回神,是她的孙女在喊她。

云天最近得空,回江南来看她了。

“祖母在想什么?”小孩子缩成一团靠在高青青怀里,好不天真。

高青青笑着捏了下她的脸,道:“没什么,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罢了。”

是了,她再也不是什么苏高氏,也再不会是什么李高氏王高氏了,她就是她一一高青青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举报邮箱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